首頁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《山河都記得》:鄉愁的另一種書寫

2019-10-10 17:09圖文來源:南報網

山河都記得_副本

出版方供圖

南報網訊(記者 解悅)《山河都記得》是青年作家徐海蛟的回憶體散文集。作者深情描述了童年時代有關父親、母親、祖父、祖母等親人的記憶,書寫了成長過程中不期而遇的煩惱與苦痛,同時擷取了很多有關故鄉風土人情的記憶片斷,是對一位成長在廣闊鄉村下的敏感少年心路歷程的點滴記錄,也是對一代人顛沛流離的一生的真實書寫。

作品圍繞童年生活,回憶故鄉和親人,主題卻是成長成熟。這是鄉愁的另一種書寫,有哀愁,卻不頹喪;對故鄉有懷念,但無執念——這也是作者想要傳達的一種面對故鄉和過去的全新姿態。

這是對作者已故父親遲到二十六年的緬懷之作。全書由回憶開始,至追念結束,這個遲到二十六年的儀式讓作者放下悲傷、放下憤慨,與命運握手言和,坦然步入下一個人生階段。

在二十六年的等待后,作家以文字為永逝的至親鋪就一條重生之路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這本書,這些文字,是一條必經之路。”寫完它,不但需要莫大勇氣,也代表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他與命運和解,代表他對二十六年前那場死亡的釋然。

作者在書中寫道,“直到今天,當我成為另一個人的父親,當我對命運的安排逐漸釋然,才敢用文字觸碰1992年的夏天。”

作家13歲那年夏天,遭遇童年里最大的風暴:一場車禍奪走年僅39歲的父親。他一直想寫一篇追懷父親的文字,卻因了內心千山萬水的阻隔,每一次念頭最后都化為緘默與疼痛。二十六年后,當他活到父親年紀,并成為一個小女孩的父親,當他越過人生一座又一座山丘,當時間帶給生命無數次美麗的蛻變,“給父親寫本書”的念頭突然萌生,像一顆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種子,一發不可收。

2017年清明前夕,作家寫下“父親”二字,這是萬千光陰重門遠隔之后,他再一次在心里深情地呼喚父親。他說,寫下即是重生,我是作家,仰仗文字在世間行走。于父親最值得驕傲的事,該是用自己的筆,讓他重新活一回,這是上天賜予我的能力,也是我能想見的對抗死亡的方式。如果沒有關于父親的故事在世間流傳,他年輕的生命已然被人世的風沙抹去了。此刻,父親借我的文字重生。親愛的讀者,你每一次閱讀,都是我父親在這人間的一記心跳。

在書中,你會讀到天下父親的柔腸與擔當,讀到一個在夢想征程里永不回頭的故事。二十六年后,面對一段慘痛遭際,作者只是深情款款娓娓道來。所以這也是和解之書,越過千山與人海,在文字里放下成見,與生活言和。

作品包含多個情感維度:鄉愁、童年、父子、母愛、成長,等等。作者對每個維度的書寫都洋溢著真摯情感,而對這種情感的抒發又十分節制,這就既避免了浮于表面的無病呻吟,又避免了流宕忘反的繁詞冗句。語言細膩而富含哲理,唯美而飽含深情。

作者:解悅責任編輯:朱皓

周刊

2020年還剩4個多月,在上半年環境提升取得顯著成效基礎上,治污攻堅這場硬仗還要怎么打?南京再次拿出一系列實招、硬招。[詳細]
好运图